出物理卷子的人

“这卷子不能出这么难!”
他大声叫到。

身前站着的这位年过六旬的秃顶老人,是他的上司。

他从一个多月前刚从区里的某重点中学调到区教育局,任教研员一职。之前的教研员不知为何好端端的就被降级了。但他并不在乎,只要他能一直稳定住这份工作就好了。

六月,高考结束,接下来面临着的是区统考,他接到上司的指示,说是要出高中的物理试卷。放下手头高考数据的整理工作,上网找了几道历年的高考题,心想着换汤不换药地改编一下,这样对考生对领导也都好有个交代。

卷子很快就出好了,他揉了揉眼,呡了一口茶,将卷子发给了他的上司——秃头李。秃头李,大名李卦科,是局里面一位上了年纪的大人物,听说他是因为当年带的班出了十几个清华北大的,才直接空降到区教育局任教研处处长。他为人处事刚正不阿,毫不懂得变通,所以得罪了不少人,但因为成绩摆在那,上级也没好意思动他。所以混了那么几年也还是个处长的位子。

他将卷子发给了秃头李,本想慵懒地享受下夏日的阳光。但不过半晌,却被秃头李急促地叫了过去。

“瞧瞧你这出的是什么卷子!”秃头李吼到,“这卷子有什么区分度吗?”

他本想解释,但却被秃头李制止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秃头李站了起来,“但你得知道今年广东省的一本线!那可是比湖北还高啊!”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学生根本不差!现在市教育局再向我们施压,说明年高考要再接再厉!”

“所以啊,这卷子出的太简单了!你瞧瞧隔壁小张出的数学卷子,虽然一眼看上去让人放松了警惕,但其实是暗藏杀机。我想这些你应该也能做到吧?”

秃头李说到,脸上划过一道轻蔑的笑。
“这卷子不能出这么难!”他急了,憋出一句话来,“这都是期末了,就不能让孩子们好好地放个假吗?”

“放假?!他们下学期就高三了还放假?你要是现在让他们放假,明年高考完了,市教育局就该给我们放假了!”“你知道你之前那个教研员是怎么走的吗?他啊…”秃头李一脸地不屑,“他啊,就是因为把统考卷出的太简单了!然后直接被开了,回学校后学校也不要他!”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他愣住了,眼前仿佛浮现出他不远后的未来——那个和前任教研员一样命运的未来。他可不希望自己这屁股还没坐热的位置就这么让给别人了。他动摇了,但,内心有感觉被什么所牵制住了一样,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他。

哦,那是高中时候的他。那时,他也还是个学生,也为考试成绩所烦恼,也曾经当着全班人的面说要成为教研员改变这个现状。
如今,他做到了,但,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他了。

“行,我回去改。”他放弃了内心的挣扎,向秃头李道过歉后,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局里的走廊第一次显得如此漫长、寂静,进门的那一瞬,他用手背揩了揩眼角的泪水。

……

几个月后的单位聚餐上,他身边坐着的就是秃头李,而秃头李身边,坐着的是出数学卷子的小张。饭局上不断有人向秃头李敬酒,但偶尔也有人向他敬酒,他也是礼貌性地回敬。

觥筹交错间,他看见了,那个被回忆锁在角落的自己。
(完)



喜欢这篇文章?为什么不打赏一下呢?

爱发电

0 条评论

 

昵称

快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