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大法好

嘛,经历了昨天长达八小时的火车后,终于,到了革命圣地。真的有毒!昨晚在宾馆里浪到12点半才睡,隔壁有打麻将的,打牌的,打LOL的…(心疼脸盆背着这么重的一个游戏本,话说gtx780+i7+128g ssd配置不错)   今天也是感觉挺累的,走了挺多地方。先是早上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到井冈山,(我才不会说中途口水流了一书包)。参观博物馆,真心无聊。拿到电视台的机子拍了点视频,

Light Cube一周年!

今天是2016年10月7日,是这个网站——John's Light Cube一周年的日子! 超开心啊!时间过得真心快,还记得去年国庆假期的时候才在B站上看到Openshift的使用教程,然而现在这个站已经是有模有样了! 确切的说,Light Cube的真正建立日期应该是在2015年10月4日,但是正式绑定域名还是在10月7号,想当初为了搞个SSL证书加密,花了我大概

SkyCube 开发日志 04

嘛,SkyCube开发日志已经到04了啊! 话说今天中午只睡了不到十五分钟,把化学卷子写完了,硬茹选的题一大半都是做过的啊。ヘ( ̄  ̄;ヘ) 下午到书城买了点书,毕竟最近的题确实感觉有些不够刷了。特别是物理,真心慌啊。在没看完《千年一叹》的情况下,我居然买了本《乌合之众》!真心感觉大众心理学挺有意思的。啊,感觉偏题了,Sorry。   今天晚上主要是解决了SkyCube中的Splash界

SkyCube 开发日志 03

今天中秋节,好久没更LightCube了… 今天过得还算挺充实的,早上写完了所有的中秋作业。忽然发现物理电学作业好简单,受力分析一下秒起题来超爽! 下午开发SkyCube,基本上重要的Splash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上传图片和删除功能没写。感觉还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 晚上准备将电脑硬盘转gpt并重装系统,为黑苹果做准备,破解不了之前360的Win10镜像,只

在高铁上又遇到了熊孩子 (╯‵□′)╯︵┻━┻

高铁上又遇5个熊孩子,堵过道,打架喧哗,他们父母不管。旁边的老奶奶好心提醒一下,那几个熊孩子还不要脸的笑老奶奶。不是熊孩子的错,他们只是家长行为的复制品,只是“电视”的传播媒介。从熊孩子的行为来看,他们是受到了一些东西长期熏陶,变得暴力,不惜将自己的家长或别人当做心中的“敌人”,进行所谓的反击,来获得心中的满足感以及优越感。确实,模仿自己崇拜的人或物

投了个新的鬼畜,但并不怎么高兴

这几天奥运,傅园慧凭借其搞笑夸张以及大大咧咧的性格火了。B站鬼畜区两天之内被傅园慧刷屏,看着那些点击量破万的,我也想着借这个风口发点东西。所以从昨天晚上开始做,总共耗时六个小时完成了《傅园慧用洪荒之力倾情演唱 干物妹!傅爷!》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78369/ 这个人力VOCALOID鬼畜,自己第一次用WavesTune调音,应该是素材质量

I‘m back!

首先,很抱歉超过四个多月没有更新Light Cube了。原因是学校里的事情比较多,又是十大歌手又是期末考试,放暑假后又开始忙着赶作业。 这几天将Light Cube更新了不少东西,换了主题,改了许多代码&CSS,也算是学到不少了。 话说这个站很快就要迎来一周年了哦~ 2016年10月4日! 但是访客量还是少的可怜~其实就没有! 只是一些Google和百度的爬虫而已。(;&prim

快过生日了~

很快又要到3.8 ~\(≧▽≦)/~啦啦啦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不一样的,特别是今年。 第一次在学校里过生日。 刚接触Steam,但很快就发现了它的魅力,不得不说给游戏付费和一般的消费不同,在你付款的同时,会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这应该就和开通QQ会员之类的差不多吧…. 话说CSGO也才49RMB!超便宜有木有!比MC好多了! 然而Steam抽了,不支持支付宝,只支持银联。

过年,奶奶家

过年,回到了湖南的奶奶家。 晚饭过后,穿过爷爷的房间,走到了儿时熟悉的那个阳台。以前还需踩着凳子才能够得到水泥护栏的我,现在已长高不少。真的是应了许嵩《燕归来》中:儿时的窗 苍老的墙 是否偷换了方向  真的感触颇多 趴在水泥护栏上 似乎来到了另一个境界——屋外几乎全是黑蒙蒙的 只有对面十米外的几户人家家里还透露着光。右边那一栋靠着马路而建的残破楼房 早已没了人 在

我的2015

和往常一样 每一年的结尾,我都会总结一下本年发生的大事件。正如电视台孙老师所说的:“每年都要变得不一样,不能虚度此生啊!” (大部分统计信息源自我的空间说说) 1月 开始写AMS的服务端与客户端的Socket通讯 深外分食物中毒停课233 掉入海里的iPhone4自动好了 改进扔香蕉UI并写完了点数机制 姚贝娜去世 SAO小说补到GGO篇 发现《Head First C#》

杀毒软件算病毒吗?

前几天,和爸爸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讨论关于杀毒软件是否本身就是一种病毒的问题。关于这点,我和他争论不休,但最后意见终归还是统一了——杀毒软件其实本身也算是一种病毒。这里的是“一种病毒”是广义上的,并不单单指是一段恶意程序代码。我虽对这方面了解的并不算多,但就目前的杀毒的软件工作原理,也就是将本机的文件与云端病毒库中的信息进行比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制造杀